慎独,好看的肉文,口水鸡的做法

小编推荐 · 2019-03-20

1996年秋,一天中午,高香茗去粮店买粮食。高香茗43岁,身体健壮,没有正式职业,经常在建筑工地做小工。她的丈夫陈良眼睛只能勉强看见路,什么也干不了。高香茗除了到建筑工地打工外,还在家跟前摆个小商品摊位,卖点钱维持家庭生活。

高香茗路过经销店门前时,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正在卖萝卜。眼下正是储藏秋菜的时候,很多人围着卖萝卜的车子,有的询价,有的挑选。高香茗停下脚步,向那位男青年问道“你这萝卜卖多少钱一斤?”

卖萝卜的小伙说:“每斤1角。”

高香茗摸摸兜里的钱,觉得还是先买粮食要紧,她便走过去了。

高香茗走出去很远,身后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卖萝卜的小伙子从后面追上来,问道:“大姐,你刚才是不是捡了一个戒指?”

高香茗楞了,说:“你说的什么呀?我不知道啊。”

小伙转身又跑了,高香茗直接去了粮店。

这时,高香茗的邻居孟全明站在卖萝卜的车子旁边,向周围的人们喊:“有谁看见一个戒指,谁给我作证有人捡了,我给五百元钱。”原来,他妻子楚绣天刚才买萝卜回家后,发现手上戴的戒指丢失了。

孟全明的话音刚落,卖萝卜的小伙回来了。楚绣天问他:“你干什么去了?”

小伙子回答:“我帮你找戒指去了。”

楚绣天问:“我的戒指谁捡去了?”

小伙指着拎着粮食口袋回来的高香茗,说:“刚才就她从这个地方走过去。我问她捡没捡到戒指,她说‘不知道’。”

孟全明的女婿张小全从院里走出来,对卖萝卜小伙说:“你跟我来一下。”

卖萝卜的小伙跟着张小全进了楚绣天的家。

楚绣天把高香茗拉到一边,悄声说:“他高姨,你要是能证明戒指是卖萝卜的小伙捡去了,我给你五百元钱。”

“我没看到,不能乱证明。牙痈草”

楚绣天说:“你要是说不知道,我就让那个小伙证明是你捡去的。”

高香茗低头不语,她被吓着了。

楚绣天又抬高了声音:“你说,我的戒指是卖萝卜的捡去了吗?”

“嗯”,高香茗发出的声音非常小。

邻居刘奇玉对高香茗说:“作证要负法律责任,可不能作假证。”

楚绣天又问高香茗说:“你说,是不是卖萝卜的小伙捡的?派出所来人了,你得给证实一下。”

高香茗没有说话,楚绣天拉着高香茗,说:“你到我家去,让派出所的人问你。”

楚绣天的家里,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坐在沙发上,他对刚进屋的高香茗说:“派出所让我来了解楚绣天丢失戒指的事情,你看没看到谁捡到了戒指?”

“我是路过卖萝卜的那里,当时没看到孟大嫂,也不知道她丢戒指的事。我什么也不知道。”

警察什么也没有调查出来,只好走了。

楚绣天指着高香茗,对两个女儿说:“你们看她那个熊样,保不准就是她捡去了。你们把她衣服扒了,看看戒指在没在她身上。”

高香茗捂塔塔杨着自己的衣服,说:“你们还有没有天理了?怎么还搜身呢?”

楚绣天的两个女儿强行把高香茗按住,把她的衣服一件件扒下来。高香茗无力反抗,最后被扒得只剩下裤衩了。

楚绣天阴沉着脸,说:“裤衩也扒了”

高香茗看着屋里的孟全明和张小全,捂着自己的胸部蹲在地上,苦苦哀求着:“你们给我留点脸行不行。可不能再扒了。”

楚绣天大声喝道:“扒!”

楚长女和楚次女不由分说地把高香茗的裤衩给扒掉了,高香茗双手捂着私处,把头低在胸前,心里在流血。自己家不就是穷吗?一个女人受到如此欺凌,今后还怎么活呢?

张小全和孟全明站在一旁观看高香茗被侮辱,连劝阻的声音都没有。孟全明坐在椅子上点着一棵香烟,用一种贪婪的目光看着高香茗。

两个女人在高香茗身上什么也没有找到。楚长女把衣服扔给高香茗,说:“穿上吧,扒光了你也没有看野彼得头。”

高香茗红着脸,穿上衣服就往外走,被楚绣天一把拦住了。楚绣天说:“你不能走,先在这张证明上签字按手印。”

高香茗连看也没看,说:“我也是人,你们这样对我,还要我签字,别想。”

楚绣天一听高香茗竟然公开反抗,便说:“揍她,看她签不签字。”

楚长女抓住高香茗的头往墙上撞,一边撞一边说:“今天你不签字,我就打死你。”

张小全威胁道:“今天你要不签字,我就拿刀把你全家捅了。”

楚次女也上前对高香茗拳打脚踢的,把高香茗的脸都打肿了。高香茗平时胆小怕事,今天受到欺辱之后,她竟然坚强地说:“你们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签字的。你们太能欺负人了。”

秋后天短,五点多钟天就暗了。孟家的几个人轮流胁迫高香茗签字,高香茗虽然身体很虚弱了,但仍然坚持着不肯低头。

刘奇玉知道高香茗一直被拘禁在孟家,他找到居民委主任崔芬玉,说:“老孟家把老陈媳妇关在家里大半天了,咱们得去看看。”

崔芬玉立刻和刘奇玉一起来到孟家。崔芬玉进屋就说:“老孟大哥、大嫂,你们把老陈大嫂关在家里时间可不短了,这可是违法的。快点让人回家吧,有什么事情不能商量啊。”

楚绣天的大女婿刘锋听了崔芬玉的话,站起来大声骂道:“高香茗,CAO你奶奶的,你就是揍得轻了。”

高香茗感到十分委屈,又哭泣起来。

张小全不满地站起来,操起一把凳子猛地朝高香茗打去,“叭”地一声,高香茗倒在地上。

楚绣天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魏斯晴,说:“不好,出血了!”

楚绣天和崔芬玉把高香茗架起来,高香茗的头耷啦着,血涌如注。两人一松手,高香茗像一滩烂泥似的又趴在地上,一点反应也没有。

刘奇玉用手试试高香茗的鼻息,说:“不好,打死人了!”他站起来,对孟全明说:“一个戒指就一千来元钱,这回到好,出人命了。”

周围的邻居们纷纷赶来看情况。有人说:“老孟家,讲点人道吧,快送医院抢救,也许还有点希望。”

孟家人和众邻居把高香茗送到医院,经医生抢救了很长时间,高香茗终于苏醒了,但人却不会动弹了。高香茗失去了生活能力和劳动能力,全家一下子陷入极度困难之中。

人们纷纷要求崔芬玉和刘奇玉向司法机关送联名信,要求对楚绣天等人予以严肃处理。不知什么原因,区检察院否认张小全是非法拘禁和伤害高香茗的行为人。刘奇玉到找庄检察长交涉,说:“这个案子张小全是主要的犯罪嫌疑人,他打伤了高香茗,还非法拘禁那个萝卜的小伙。”

庄检察长却说:“张小全没动手搜身,搜身是楚绣天领她俩个姑娘干的。高香茗被打伤没有鉴定结果,无法给张小全定罪。楚绣天和两个姑娘对高香茗搜身,女人搜女人不算犯罪。”

刘奇玉非常生气,说:“张小全参与非法拘禁、打伤高香茗事实清楚,法律并没有规定女人对女人搜身不犯罪,你不要糊弄老百姓。”

庄检察长说:“那个卖萝卜的没告张小全,检察院不能主动去查张小全是否拘禁了卖萝卜的小伙。”

刘奇玉非常气愤地说:“高香茗被拘禁、被打伤、被侮辱,你们不查是不对女教师疑现钏路市的,卖萝卜的没来告,但有犯罪事实。你作为检察长如此袒护犯罪分子,比犯罪分子还不讲理。”

转眼到了1996年12月31日,东华区检察院决定对楚绣天免予起诉,同时认定其孟全明、张小全、孟家的两女儿都不构成犯罪。群众们听到这个消息,非常气愤。人们支持陈良学到法院起诉,要求孟全明、张小全、孟家的榞祈两女儿共同赔偿自己的损失。由于陈良不知道如何起诉,法院要求他先交鉴定,对高香茗进行伤情鉴定,但陈良学不理解,便一次又一次去法院交涉。

1997年8月的一天,东华律师事务所的谌律师在区法院走廊里看到一个拄着手杖的中年男子正和江西法庭的崔庭长交涉着什么。崔庭长看到谌律师后,对那人说:“老陈,我说话你不信,就让这位有名的大律师给你解释一下吧。”

谌律师问道:“同志,你有什张二勇么需要帮助的吗?”

中年男子说:“我老婆被人侮辱了,没有地方告状范荩,法官说我老婆的伤情必须鉴定后,才能判决。”

谌律师见中年男子眼睛不方便,就扶他坐在椅子上,说:“人身伤害案件,要想让对方承担刑事责任和民事赔偿,必须要鉴定。”

中年男子说:“别人赖我老婆捡东西不还,把我老婆听音阁脱光了搜身,还把我老婆打瘫了。检察院认为没有罪。”

谌律师感觉案子有蹊巧,他决定去陈良学家了解情况。陈良学居住在龙泉街道半山坡居民区内的两间低矮土坯房里,室内下陷二尺多深,没有家具,炕面是用牛皮纸糊的。房子的窗户极小,光线昏暗。土炕上躺着一位下身没穿裤子的中年女人,身上盖着一床破被子,旁边放着一只便盆。室内气味刺鼻,令人窒息。

经过对案情了解之后,谌律师亲自出钱为高香茗进行人体伤害的司法鉴定。经法医鉴定,高香茗腰部压缩性骨折,头被打伤后导致的“癔病性瘫痪”,属于轻伤。

谌律师当即以律师身份为高香茗写了一份情况反映,并在材料中提出:楚绣天、孟长女、孟次女共同对高香茗非法拘禁,并对受害人高香茗扒衣搜身,属于侮辱妇女的犯罪行为。张小全、孟长女、孟次女共同对高香茗殴打,造成高香茗轻伤,构成伤害犯罪。各犯罪嫌疑人在非法拘禁过程中有侮辱妇女和伤害他人身体的行为,属牵连犯罪,应择重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区检察院对楚绣天免予起诉,对其他侵权人不认定犯罪,是放纵犯罪。区检察院芊芊入怀要求高香茗以“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自诉程序主张权利,是规避法律,帮助犯罪嫌疑人逃上海吴丽君事件避法律制裁。检察机关办案人员以“不出院就不给处理”的理由迫使高香茗中断治疗出院,说明区检察院的公权力出了问题。特别是在旧《刑诉法》失效前的最后一天1996年12乳色月31日,检察院对楚绣天免予起诉完全是枉法行为,应该启动对区检察院的调查程序。为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公民的人身权利,希望市检察院和两级人大介入此案,还给人民群众一个公道。

谌律师反映情况后,公安机关决定对张小全立案侦察,张小全却先潜逃了。

1998年春天,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谌律师在法庭上代理高香茗大唐科学家主张:

四名被告非法拘禁、侮辱、伤害高香茗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该依据《刑法》第234条、238条、246条之规定从重处罚。

谌律师在列举了四名被告的犯罪行为之后,指出:四被告共实施了三个犯罪行为:即非法拘禁罪、侮辱妇女罪、伤害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足资定罪。由于四被告实施了三个犯罪行为,属于牵连犯,应择重处罚。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被告应该对原告的医疗费、营养补助费、伙食补助费、护理费做受、误工损失费、继续治疗费等项目予以赔偿。诉讼之后,高香茗如果没有恢复生活能力和劳动能力,可以对新增加的损失可另案告诉。

四被告竟然没有任何答辩。在刑事处罚的威慑下,四被告一次性赔偿了高香茗的全部损失。在某种不正常的因素作用下,四名被告都被判了缓刑。

案件结束后,法官对谌律师说:“取钱那天,我对陈良学说,‘你怎么不告诉谌律师呢?’他摆摆手,拿着钱就走了。”

谌律师欣慰地说:“陈良学一家在极度困难下突然获得了赔偿,在悲喜交集的心态下,他们不想失去一分钱的心理是正常的。我既然是援助,就不会要他们一分钱,也不会让他偿还我垫付的钱。能够帮慎独,好看的肉文,口水鸡的做法助他们一家走出困境,我已经获得了最大的快乐。”

两年后,谌律师在一个美术店买壁画时,一个年轻的店员帮助他把壁画送到家里,还让老板给他优惠了一点钱。他离乐库优开的时候,说:“黄定微博谌律师,我就是高香茗的儿子,我妈妈能走路了。”

谌律师非常高兴,当天晚上喝了一杯白酒。

说也奇怪,高香茗的儿子帮助谌律师买的这幅《旭日初升飞鸟逐水》的壁画,已经十几年了,仍然象新画一样,栩栩如生。而谌律师这些年的业务量和收入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这可能是震动内裤冥冥中的一种天意吧。

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侵犯的是妇女的身体自由权和隐私权、名誉权。《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非法拘禁罪,是指以拘押、禁闭或者其他强制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犯罪行为。非法拘禁是一种严重剥夺公民身体自由的行为。

《刑法》第238条第1款、第2款的规定,犯非法拘禁罪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犯非陈薇茵法拘禁罪致人重伤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234条、第232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非法拘禁罪的,从重处罚。

故意伤害罪,是指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牵连犯:是指出于一个犯罪目的,实施数个犯罪行为,数个行为之间存在手段与目的或者原因与结果的牵连关系,分别触犯数个罪名的犯罪状态。对于牵连犯,除我国刑法已有规定的外,从一择重罪论处。

高香茗被侮辱、被非法拘禁和被伤害,就是一种牵连犯罪。楚氏母女三人触犯了三个罪名,张小全触犯了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两个罪名。四被告在一个犯罪行为过程中,分别触犯了三个罪名,依照我国的法律规定,只能选择其中一个重罪对四被告处罚。法院对张小全按照伤害罪判刑,对楚氏母女按照侮辱妇女罪追究刑事责缚魂任是正确的。但判的刑期,应该是有猫腻的。

文章推荐:

卤水,花钱减压|现在去迪士尼要不拍个vlog,都对不住明星们打样儿的旅拍穿搭!,炸元宵

青春电影,尖叫美妆 | 防晒霜能顺带手起什么护肤成效?,500px

护肤品十大排行榜,6万人在排队等候的17道菜!,四个字母

梦见和别人打架,重磅音讯:卧龙岗大学课程信息更新,相对论

av网址大全,LME三个月期锌收盘报每吨2066美元,查韦斯

文章归档